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迷姦熟妇
迷姦熟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正胡思乱想中,电脑上传来了嘀嘀嘀,QQ好友的留言,哇靠,又是哪个脸物狂急着找我,我看他缐上,马上会话:「啥事这么急啊?」
「小白脸儿,你猜我今天有什么奇遇!答对了有奖!」小白脸儿是我的网名。
「我怎么猜得到,不是哪个大明星把她的丝袜或者小裤裤送给你了吧?哈哈」
他的网名叫小强 ,绝对龌龊的感觉。
「他妈的,不对,再猜!」
「看样儿小强兄很兴奋啊!」
「哈哈,那……是!今天大收穫啊!」
「不猜了,你愿说不说,我要下缐了。」
我开始欲擒故纵,不信你不上当!呵呵
「他妈的,狼友都沒上缐,要不才不找你呢!算了,算我赔本,免费告诉你好了!嘿嘿……」
「少废话,烂小强,快点说啥事,少他妈的废话。」
一通温柔的问候,当然沒让哪个傢伙听到了,呵呵!
「跟你说啊,我今天用一种Love Sex搞到一个极品姐姐,哈哈,简直太美妙了,上传几个照片给你看看,呵呵!」
随着嘀嘀嘀的声音,传来了3张图片。
第一张图片上的女孩长的极其清秀可人,果然漂亮非凡,一头披肩长髮,雪白细腻的皮肤,欲拒还欢的眼神。穿着白色的超短裙,侧坐于床畔间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
我看了忍不住连口水都出来了。
第二张短裙已被挽到腰间,侧卧与床上,神情妩媚,小嘴微张,左腿被抬起一张特写镜头,充分表现出珠滑圆润的玉腿。
第三张是一个龌龊的傢伙正在抱着刚才小姐玉腿啃咬着漂亮的小脚丫呢!
「混蛋,你那里弄来的MM啊,真他妈的服了你。」
「哈哈,不错吧,告诉你小百脸儿,她的小腿还有小脚及其敏感那,极品啊,她答应我以后我随便什么时候弄她都可以了……哈哈哈哈……」
「小强大哥,兄弟鄙视你、佩服你、谴责你、崇拜你之心如长江流水奔流不熄,如黄河氾漤一发不可收拾……可不可以指点一下小弟,老大是如何办到的啊!」
「小百脸儿你是恭维我还是讽刺我那?算了,全当你恭维我好了,今天大哥我心情好,旧指点你两招好了,哈哈……还不拜师磕头!」
「他妈的,快说,小心老子擂你,哼哼!」
「告诉你啊,实际很简单,先下了Love Sex迷药,然后在她意乱情迷的时候拍照片威胁,就这么容易!」
「不是吧,那你这种药那里弄来的啊,我们这有么?」
「当然有了,告诉你啊,我也是听人介绍到保健商店买的。你们那里也有连锁店拉,不过想买不容易啊,那是违禁药物那。」
「那怎么办啊?」
「你很想要么?你真的想要么?想要你就早说吗!你说了了我一定会帮你地!沒理由你说了我不帮你,你不说我却偏要帮你地……」
完了,这只苍蝇又犯病了,苦也!
「他妈的,住嘴……日你老婆的,长话短说!」
「哎……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沒有定力,算了,我老人家不跟你一般计较,那这有一组QQ号码,你拿着找到那家连锁店给他们老闆一看,他就卖你了……等等,你说地址啊?我沒告诉你么?好了好了,別发飚,那……这是位址……什么?是厦门的,啊……对不起,我搞错了,呵呵,抱歉!那这个不会错了……咦?那是你家地址啊?对不起,对不起,又搞错了……我找找,那这个绝对不会错了,再错你砍我!呵呵……」
「……」
无语,这个混蛋果然精神亢奋,废话连篇,眼看我就要发飚把电脑砸了的时候,终于给了我一个性用品商店的位址。
一看之下,我认识哪个地方,离我家大约有4站地,很好找,我也不跟他废话了。打了一句:「泻了,回奸,啊里丫邹,勾搭你老婆试。」就赶快下缐了!
躺在了床上,回味着刚才客厅里的事情,竟然睡了过去,在一个淫梦中醒来时已经是大清早了,看了一下时间8:45,很想再睡一会,但是想到今天能弄到妈妈就兴奋不已。
赶紧披挂穿戴整齐,带足盘缠也沒跟家里人打招唿就冲出了房门,驾上了我专用的法拉利跑车(破烂自行车),开足马力,疾驶而去。
到了地头一看腕表才9:20,10分钟后从店里出来Love Sex已经到手,老闆初时看我年轻,不愿卖我,后来我一顿神侃,终于把老闆侃蒙将Love Sex双手奉上,当然我也付出了80元人民币的代价交易成功!
志得意满下打道回府,进了家门却不见人影,大概是炎热的天气使人贪睡吧,从冰箱里拿了瓶饮料,享受了一下阵阵的凉意,坐在沙发上正不知想些什么的时候,一句天外来音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超级保守的二姐,像往常一样一套古板的女士西服套装加上一副超级沒有品位的高度近视镜。
怎么说呢,二姐近185公分的瘦窕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站在我面前给我很强的压迫感,绝对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上天还是公平的,二姐就沒有大姐、妈妈的明艷动人、美丽出尘的容貌,但是却也清秀可人。而二姐的魔鬼身材绝对是让人看了血脉奋张,肌肤更是晶莹剔透。但是每每看到二姐的这身打扮绝对让人对她的清丽容颜大打折扣,不敢恭维啊!背上背着一个很土的布包里肯定装着她的宝贝秘笈,从来不修边幅的二姐却是家里最最疼我的人,只要我说的话二姐从来当圣旨办。
「小柏,二姐去教授那里学习去了,恩……可能很晚回来,天气热不要出去乱跑,小心中暑哦!」一如既往的温柔,临了还在我的脸上香了一下走人!
失败啊,二姐总是匆匆忙忙的。
「对了,小柏,妈妈刚才和小妹出去买菜了,家里就剩你一人在家小心点,別和陌生人说话哦,家里拜脱了……拜拜。」
拜脱,还把我当小孩啊,真服了书痴二姐了!妈妈出去了正好实行计划,跑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白事可乐,开瓶滴入一滴Love Sex,记得老闆说这种迷药有点微苦味最好与可乐或咖啡混合。嘿嘿,任务完成,就等猎物上钩了。
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开始耐心等候,突然想到小强排了照片威胁哪个MM就范,的确是个好办法,想到就做,到大姐房间拿出她心爱的V8到客厅摆好角度,作好予设。然后开始焦急的等待,同时又夹杂着复杂激动紧张的心情。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了钥匙开门声,我的紧张心情也激动到了极点。马上又开始犹豫起来这么做是否合适。
当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美丽少妇时,什么犹豫、惶恐、克制都他妈的被撇到九霄云外去了,把新一横,做就做吧,只要能拥有眼前这个有着妖艷面孔的倾城美人,让我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了!
「妈妈回来了啊?小妹呢,不是跟你买菜去了么?怎么沒回来呢?」
我沒有忽略妈妈刚进门,看见我脸上表现出来的些许紧张,脸颊染上了淡淡的潮红,略带狼狈神情地走了进来。
「小珊碰到同学,说是逛公园去了!」
我赶紧起来让进妈妈:「妈妈外边天气下火了?太热了,我给你倒杯冷饮吧!」
「恩……谢谢宝贝。」
我上前接过妈妈手里的菜蔬,拿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准备好的饮料来到客厅,见妈妈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了空调正在休息纳凉!马上装做不经意的来到妈妈身边坐下,将饮料放在了茶几上。
「妈妈,趁着凉爽喝吧……」
妈妈恩了一声,刚要拿饮料,突然房门「逛荡」一声被撞开,一道红影闯了进来。
「太热了,我要晕了!啊……咦?小弟在家哪,妈妈我回来了。」
「咕噜……咕噜……啊……咯……唿……」一连串的声音夹杂着快如闪电的动作,让人无从反映,只能呆呆的瞪着来人!第一声是提包被撇在地上,第二声是跑近来抢过倒给妈妈的饮料一顿豪饮,第三声是满意的一声唿叫紧跟着一个饱嗝,再然后就唿的一声坐在了我旁边,并且理所当然的靠在了我身上。
来人正是我亲爱的大姐宇文琳,精緻的俏脸长的一如妈妈,委曲的披肩长髮随意的扎在肩侧,一件红色吊带紧身背心裸露出古铜色健康皮肤的肩膀和双臂,下边一截平坦的小腹露出一点调皮的肚脐儿,小腰不赢一握,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牛崽短裙,短到几乎连内裤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裸露着,一双传承与妈妈的天足笔直的蹬在地上,一股少女的幽香伴着淡淡的香奈儿香水的清香刺激着我最原始的冲动。
忽悠一下想起大姐把我给妈妈准备的加了料的饮料给喝了,如果药效发作了让妈妈看到就麻烦了,不行,这个问题绝对不允许发生。灵机一动:「大姐,臭死了,你到那里混了一宿快点去洗个澡吧!」
「哎呀……臭小子,大姐我哪里臭了,你给我说,哼……说不出来,小心你皮痒。」说着将上身靠了过来让我嗅,立即献上一截春光,在我眼前一对乳房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乳沟,因汗水的作用下胸前浮出两点坚挺的乳头外带一股腻人的幽香,让我差点狂喷鼻血。虽然这么说了,但还是起身步入了楼上的浴室。
「妈妈,你等一下,我再给你倒一杯去。」回头正看到了一片满是玩味的表情,妈妈很喜欢看我们姐弟开玩笑或是互相打鬧!妈妈的眼神里沒有慈祥满是调皮,让人怎么也不会相信妈妈已经35岁了!
重新倒来的饮料给妈妈倒来了,作在沙发上看着妈妈将饮料一饮而盡,我马上喜上眉梢,刚才看大姐沒什么反映,我又给妈妈的饮料里加了3滴的份量。喝完后跟大姐一样打了一个满意的饱嗝,一如既往的靠在我的身上看起了电视,电视演着一部不知所谓的言情片。
正演到男女主角接吻的镜头,再看妈妈的脸上已经一片飞红,就像红红的苹果让人忍不住啃一口的冲动。我靠了过去在妈妈的左脸上印上一个轻轻的吻,妈妈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吻惊得她身体一抖。侧过粉红的俏脸,眼神已经变的朦胧起来,如梦似幻。
妈妈真可说是天生尤物,雪白的肌肤,乌黑修长及肩的秀髮,丰满坚挺的乳房,细腰肥臀再加上修长的双腿让我看的血脉贲张,更重要的是她那宛如天使般纯真温柔的容貌丝毫沒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任何人看了都一定以为她只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妙龄女郎,而妈妈也一直是我心中的最爱。
鼻际闻着阵阵的幽香,我终于忍不住伸手把她搂到怀里,轻轻地亲了亲她的额头。
只看她那紧闭的双眸微颤,唿吸的气息逐渐急促起来。
我顺势下移吻上了那片嫩红的小嘴,开始贪婪的吸吮起妈妈甘甜的津液。
从妈妈的双唇一路吻下来,从敏感的玉颈到高耸入云的双峰,一点点退除妈妈的衣物,很快妈妈就衣襟全开,去除胸前最后的两片障碍,右手就直接攀上了圣女峰,妈妈的乳房丰满浑圆、柔滑细腻,富有弹性。
我捉住一个乳头,轻轻的揉捏着,我抬头温柔的看着妈妈。
妈妈的眼神是那么朦胧,像是有一层雾,嘴里发出低沉、颤抖的呻吟,我伸出胳膊抱住妈妈的身体,张开狼口一口将妈妈的一只乳房吞如口中,开始疯狂的吸允那一点殷红。另一只手顺着妈妈的左胸脯一路顺着小腹滑下,当右手附上了光滑如绸缎细腻的小肚子的时候,妈妈全身一颤,慌乱的用双手按住了狼爪。
「不要啊……啊……小白,这……样……哦……不……不对……哦……」
李琳强自镇定的克制着如潮水勐兽般的慾望,她感觉自己要疯了,但是冥冥中又觉的此刻的作为是不对的,强自挣扎中的理智终于被慾望战胜了,因为自己儿子在吸允自己乳房的同时又撕咬了一下尖挺的乳头,刺痛带动了子宫一阵莫明的抽搐,带着一阵可怕销魂的颤慄,终于最后的一丝理智宣告破灭,同时一个声音对她说:「沒关系的,反正你深爱着你的儿子,命都愿意给他,还在乎这个人盡可夫的身子么!」
潜意识中,李琳对与自己背叛丈夫、儿子和院长偷情就种下深深的罪恶感,但是又难以控制自己,谁让她对园长的才情是如此的迷恋呢,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啊。
当找到一点藉口后,李琳便不再犹豫,任自己在乱伦慾望的烈火焚烧殆盡吧!双手放开了对儿子狼爪的控制,轻轻滑落。
对于妈妈突然不在坚持感觉一震,发现妈妈竟然有喜欢被虐待的倾向,我左手握住了妈妈的左乳房,揉捏着变成各种形状,狼口仍然含着那一只胶乳,右手在妈妈平坦的小腹与肚脐之间画着圈,引起妈妈一片激动的战慄。抬眼看着妈妈的表情,双眼紧闭,檀口微张,甚至有口水从她的小嘴儿里顺着嘴角儿流了出来,并从中发出天籁般的春吟!
右手偷偷滑入裙底,顺着弹性十足的玉腿一路抚摩揉捏向上,到了大腿跟部,那象果冻布丁般滑腻的大腿肉让我忍不住一顿蹂躏,带来妈妈一阵委婉的呻吟!
「啊……啊……咿……哦……哦……啊……嘶……啊……」
当右手深入妈妈香臀,除去妈妈的小裤裤,在裙底托着柔软的臀瓣一使劲,裙摆微飘,我用手指分开她那娇艷湿润的花瓣,拇指揉上了妈妈的相思豆,揉搓着阴核,一时间,妈妈的骚水大放,如洪水般倾泻而出,「喔……小祖宗……不可以……啊……那个地方……嗯……妈妈要……要……」
妈妈美目翻白,粉腿交相磨擦,我知道这是女人高潮的前兆,撑开妈妈两片鲜红色阴唇,把两根手指併拢,插入妈妈的肉洞来回抽送,使得妈妈放声浪叫:「啊……啊……妈妈丢……丢了……啊……」
随着妈妈的一声大叫开始一泻如注,阴精狂喷而出,弄的我满手都是淫水,沙发上更湿了一大片。
我不忘了跟妈妈说:「妈妈你看,你实在是太淫贱了,您下面好像要将儿子的手吃了呢……还喷出这么多水来,哈哈……真是淫荡的女人啊!」
说这将右手拿到了妈妈面前,手里满是妈妈的淫水,手指开合间形成了丝丝连缐,好不淫荡啊,妈妈看了,更是双颊飞红,将头钻如我的怀中。
「小白坏死了,就知道欺负妈妈,以后人家再也不理你了!」粉拳更是轻轻击打了我的胸部几下,真是让我万分得意!
「我的好妈妈,好戏才开始呢,我会让你舒服死……的。呵呵……」
将妈妈最后一点障碍迅速退除,让妈妈的身体彻底暴光,这时妈妈双手捂脸,躺在沙发上,一件极品艺术品活生生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哇!杰作……我赞美你万能的美神。」但见妈妈肤如凝脂,一对勾人媚眼,含娇私怯,脸带桃花,樱唇微张,胴体丰腴,尖挺的笋乳,粉红色的乳晕,犹如少女般,樱桃大小的乳头点缀其上,让人想咬它一口;小腹光滑平坦,一条细长的肉缝,浪水涓涓而流,见到这活色生香的美人儿,我早就不在意跟前之人就是我的妈妈,大鸡巴胀到最极限,恨不得马上干她一炮解馋。
将妈妈的右腿抬起放在了沙发靠被上,让妈妈的肉洞完全暴露。我忍不住復又将妈妈的肉穴打开,将中指和食指一起插入穴中感受那洞内腔肉的紧凑。
「不要了……啊……快把手拿出来……啊……啊……妈妈……难受死了……」
「妈妈你真是淫贱啊,看你骚穴抖的,呵呵,流了这么多水,真是淫贱的身体啊!」我刻意的侮辱着妈妈。
妈妈在震震快感中煎熬,恶毒的侮辱羞的李琳无地自容,但儿子的手仍旧在她小穴插送,让她好不自在,只好硬着头皮求他。
「好宝贝……啊……饶过妈妈吧……啊……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了……恩……哦……」
「想让我放过你啊?可以啊,但是妈妈得答应成为我的……要求才行。」手指开始狂乱的抽插,带动腔内与肉体的双重颤动。
「什么……要求……哦……我……都答应……」
「跟我说,我是小骚货,我最喜欢勾引男人,我最欠操。说吧……」
「我是……不要……啊……小白……这些……妈妈说……哦……不出口……啊……求你……饶了妈妈吧……啊……啊……」
听到妈妈这么回答,我加快了手上的力度,当妈妈要高潮时我就停下,妈妈的骚屄被我挖的死去活来,事到如今,妈妈只能任由我了。
「不要……啊……我说……我说……哦……人家是……哦……小骚货。」
「妈妈,呵呵,继续,接着往下说。」我的手指復又抽插起来,并鼓励她说下去。
「我……是小骚货……啊……我喜欢……哦……勾引……男人,我……呜……呜……」
妈妈竟然哭了起来,我立即停了下来,不知该怎么办好了,是不是该继续下去,看着妈妈边呻吟边痛哭。真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时妈妈可能终于崩溃了,大喊到:「我……我……我欠操啊!」随着妈妈大喊后情绪也开始平定下来了。
我继续了活塞运动,心里异常满意,但是还沒完呢,呵呵!
「妈妈,真听话,乖……来,喊主人。」
妈妈似乎真的放弃了,跟着说:「主人……」
「哈哈,说我是你的贱奴隶,请盡情享用我的肉体吧!快说。」妈妈梢有忧郁,但很快还是跟着说了。看着妈妈重复后眼神似乎有些生气了,看来我得拿出杀手镧了。
「妈妈的身体已经不纯洁了,你背叛了爸爸和我!」
听到我的话妈妈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慢慢的眼神变成了愧疚的神色,沒等我说什么,妈妈就开始又重复了我刚才逼迫她重复的话。
「我是小柏的贱奴隶,请盡情享用我的身体吧!」
「哈哈哈哈,叫主人。」
「啊……主人……」
看着妈妈柔弱任君採撷的表情,我的肉棒已经胀至极限,非经一番抽插难消满身慾火,我马上解开皮带,脱去裤子,露出丑恶的毒龙巨炮,这时妈妈正好看了过来我的肉棒起码有32公分长,而且超粗有鸡蛋那么粗。
妈妈整个人都啥了,「这么大,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肉棒尖端顶着妈妈那火热无比的桃源洞,双手温柔地抚摸她细緻的美臀,好像是等待这神圣的一刻很久了,也好像是不知所措,要更进一层她好像从来都沒敢想过,妈妈此时激动的整个身体颤抖着。
炙热的肉棒,像一道催命符,让她忍不住地害怕。此时又偏偏不争气地痉脔着,似乎为自己的胆怯感到不耐。方寸已乱的妈妈,终于跌入慾念的泥淖,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头转向一边,不再说话。
我的手由她臀下慢慢的抽离,鸡蛋大的龟头无情的挤开了两片娇嫩的阴唇,肉棒一寸一寸的顶了进去。
天生丽质的特殊体质,美丽的身体,充满成熟女人的气息,温暖紧凑的蜜穴正被我一寸一寸的侵犯,我忍下慾火,仔细的欣赏着妈妈的美姿,我决定这次要好好的补偿妈妈一番。
妈妈刻意压抑欢愉的呻吟使我更有性趣,赤裸的胴体上,艷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神秘的桃花园正艰难的吞噬着我这罕见尺寸的肉棒,不时滴出阵阵晶莹的淫水,在空气中一览无遗。
当肉棒到底时,仍有一节沒有盡根而如呢,起码有10公分留在了外边。
「啊……嗯……啊……疼……嗯……太大了……嗯……裂开了……啊……」妈妈身子轻轻扭动着,乌黑长髮贴着颈间、乳房,湿透的小穴白里透红的肌肤,整个可人的胴体曲缐毕露地展现在我的眼中。
我稍微抬头看着妈妈俏丽的面容,说道:「妈妈你真的好漂亮啊。」
妈妈缓缓的挺起头,娇艷的红唇紧紧的贴住我的唇,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香甜的汁液互相交换着,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我沿着妈妈俏丽的脸庞,舔吻到雪白的粉颈,又回到了坚挺柔嫩的双峰,用力捏着妈妈的双乳。
我开始盡情的磨着妈妈腔内的嫩肉,迫使那一圈圈的腔肉分泌出更多的润滑液。
「啊……宝贝……你好棒啊……哦……亲亲丈夫……我的主人……哦……我的主宰……啊……让我死吧……啊……」
妈妈真的动情了,似乎开始不记后果了,今天我一定要征服妈妈,我奋起力量,深吸一口气,开始往復抽插起来,一圈一圈的软肉包裹着肉棒犹自蠕动,一波波的快感袭击的我快要洩了出来,我收敛心神,把妈妈从沙发上抱起,紧紧地吻着那张娇唿的小嘴,一只手死命的揉着丰满的乳房,真想把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
妈妈在空中疯狂地舞动着,长髮飘飘,像一只被魔鬼抓到的精灵,无助的挣扎着。
我用力一挺,整只肉棒深深的插入妈妈的蜜穴深处,肉棒狠狠地顶开了子宫颈口,整个龟头陷入花房之中。
「啊……宝贝儿……太深了……」妈妈一阵眩晕,差点兴奋的死了过去,过去哪曾尝过几次云雨之情,虽说妈妈是个绝代尤物,遇到我这种尺寸早已被干的直翻白眼。随着我不断棒棒直中花心的抽送,她全身却说不出的酥痒,一声激烈的尖叫,蜜汁唿的一股脑儿地渲洩出来。
就这样随着我的疯狂抽插妈妈已经被卧幹的出气多进气少了,我大概算了一下,短短的40分钟妈妈狂泻7次,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我也不想忍耐了当妈妈第8次潮吹来临的时候,肉棒被那火热的阴精一浇,突然强力地直达洞穴的最深处,射出。积蓄了15年的存量全部奉献给了妈妈。
当我的肉棒从妈妈的体内退出的时候,堵塞在妈妈体内的精液与阴精一起流淌了出来,里边还夹杂着几许血丝。
第一次尝到女体滋味的我,怀着感激的心情,不停地亲吻着怀中的女人,突然我心里一阵慌乱,本能的抬头,正好看到大姐跌坐在楼梯口的上访,满脸潮红的坐在那里。
看了看怀中沉睡的妈妈又看了看仍处于惊骇状态内的大姐,我终于作出了决定,抱起妈妈走上楼梯,大姐随着我的靠近,开始本能的后退,但是似乎沒有多少力气了,手脚并用下竟然仍退的十分吃力。
我走上前一把将姐姐拽起,并且扛在肩上,往妈妈的卧室急行而去。